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嫁给农夫》嫁给农夫全文免费阅读 SM 嫁给农夫小顶

更新时间:2019-11-14 00:06:11

《嫁给农夫》嫁给农夫全文免费阅读 SM 嫁给农夫小顶 已完结

《嫁给农夫》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秦家酥 分类:架空 主角:黄墨,赤炼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嫁给农夫》的小说,是作者秦家酥创作的架空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这事儿被滇国皇室压住了,只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各国的皇室都知道了在横断山脉有疑似新武圣的人出现,各式各样的人开始陆陆续续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事儿被滇国皇室压住了,只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各国的皇室都知道了在横断山脉有疑似新武圣的人出现,各式各样的人开始陆陆续续的开始从中土各地往横断山脉奔去。

腊月初总是忙碌的,尤其是原本说的战乱变得没影儿了,人人的心里都乐呵着,买年货的,走亲戚的,虽然连绵的雪开始下个不停,但仍没浇灭这火热的气氛。走在热闹的梨州城里,肩头的黄墨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爹,这边儿真热闹”

“嗯,这会儿确实是一年之内最热闹的时候”板砖一手扶着肩头乱晃的老三,一手拎着山里的野鸡,野兔什么的,后面还背着成色上好的皮毛准备去梨州城的城西街摆个摊,那里是山里的人进城卖山货的地儿。

交了十文地税,把由由准备好的黑色的布铺在地上,顿时雪白的狐毛,兔毛顿时显眼无比。一旁的黄墨则是含着糖葫芦舔的正欢呢,板砖也不吆喝,见着黄墨的小脸上四处是糖的,麻利的从那小家伙小对襟里抽出块方巾仔细的擦干净了,再叱了句:要好好吃!再接着看摊子,惹得周围的人一阵笑,一个大老爷们儿做事比女人还过细。

毛皮成色好,来问的官家小姐也多。不到中午连带来的野味也卖出去了,板砖就带着黄墨去了陈老在的饭馆儿,点了一盘茴香豆,一盘酱牛肉坐在那边听陈老在那里侃,黄墨今天甜食吃多了坐在那里也不吃只是好奇的四处瞅着。这陈家食肆是个小酒馆,整体微微泛些黄黑色,不大的厅堂里错错落落的放了十来张桌子。都是些不值钱的木头做的板凳那乌漆的桌上倒是雕了图吉利的梅花,只是手艺颇不行。不过来这儿的都是进城的山民或是走马的汉子,也是不在意这个的。这里之所以这么红火却是因为陈老儿的说书!这陈老儿是这食肆陈掌柜的父亲,爱好大约就是说说书,不过他是个有见识的,并不说话本子或是皇家秘闻之类的。陈老儿说的都是如今天下的形式,分析的连板砖都觉得很有道理,自然是通俗易懂老少皆宜了。

“话说五年前,这能窥测天机的鬼谷子用他的命向上天换来的天机,说五年后会有位新武圣阻止四起的战乱,可这五年过去了,武圣到底是出现了还是没出现呢?”

“是啊,到底有没有出现呢?”脚夫甲应道。

“没有,现在已经到年关了,并没有新武圣现世的消息”陈老回答道。

“……”

“……”

“爹,武圣是啥?”黄墨也听得津津有味的。

“这个,爹也不太清楚,大概就是武功很厉害的意思”板砖僵了下,又觉得回答不了儿子很没面子,随意的解释了下。

“那他武功有爹厉害吗?”黄墨又问。

“爹不知道,不过应该比爹厉害多了”板砖又应道“快点儿吃,待会儿还得去杂货铺买年货”

“哦,不过墨儿觉得爹是最厉害的!”黄墨乖乖的吃起牛肉起来。

“呵呵”

“呵呵”

“呵呵”

众人都听着黄墨的童言童语笑起来,他爹怎么能和武圣比,那武圣可是通天彻地的人物。

“天下的局势还是不稳,战乱随时会再起,所以大家也不要太掉以轻心了”末了陈老语重心长的劝诫在场的人。他抬眼环顾四周,这里都是年轻力壮的汉子,他门后面都是一个个小家,他们若是出了事毁的就是一个家啊。

馆子里的人见陈老不说了,又喧闹起来喝酒的喝酒划拳的划拳,好不热闹。板砖也是吃得差不多了,结了帐牵着黄墨就出门了,一掀帘子外面已经开始下小雪了,于是更是加快步伐办年货。

馆子里

“爹,您呐就别讲了,这天冷的在炕上呆着!”中年汉子向陈老说道。如果脚夫们看见了一定会认得,这中年汉子正是这饭馆的掌柜陈全福。

“哎,我就是想提醒他们躲避战祸,不要家破人亡啊”陈老低着头,“自从北魏搬过来,我见了太多的因为战乱家破人亡的事,这天下又要大乱我能劝诫多少人是多少人”

大概也是想到从北魏逃亡的事,中年男子也没出声。飘飞的雪花街上买办年货的、打招呼的、小孩子玩游戏四处疯跑的,喧闹而又安宁,战火却是没有波及到这里。

家里

“娘,看,山上的菊花,我和二弟采了好多还要不?”赤炼兜了一兜的菊花黄灿灿的,后面的橙久也是只不过布兜小些,也学模学样的将菊花倒在小桌上问

“娘,你要这么多菊花干什么?”

正在用温热的井水清洗菊花的由由抬头朝孩子们笑笑“给家里做护肤露啊,这样橙久的皮肤才会白白嫩嫩的,冬天不会皴裂”

“哦,那怎么做呢?”赤炼也学着橙久趴在小桌子上把菊花撕成一瓣瓣的。

“诺,这种菊花啊叫金盏菊,它里面有一种东西可以让皮肤变得白皙水嫩,我们把它弄出来就可以了”由由一边洗一边说。

“那怎么弄呢?”橙久把金盏菊举高仔细的看。

“用油,就是从哪个棕油树里弄出来的透明的油,金盏花里的那个东西就到油里去了啊”由由回头看看小炉子上正在熬制的雪花膏,她在把里面的凡士林成分给弄出来。

“那这个呢?”橙久在拨弄一边的白色的虫子,硬硬的一点都不好玩。

正在看着小炉子的由由转过身看了下“那是僵蚕,你们穿的小衣可是用它吐出的丝做出来的!”

“唔,真丑,那么漂亮的小衣是它吐出的丝做出来的?”一旁帮娘亲撕花瓣的赤炼也把头凑过来看了看那搁在小手篮里的白色硬邦邦的虫子。“那娘它们都死了,拿过来做什么?”

由由见雪花膏还要一会儿才能熬好,又坐到小塌上把洗净的花瓣整理起来。边开口“那小衣是用它吐出的丝做出来的,一只蚕一生只吐出一根丝呢”说完把小手篮里的僵蚕拿出来,用小杵子碾碎,接着说“不过这僵蚕呢是用来把脸变白白的,诺,把僵蚕磨成粉,然后加上蛋液调制后敷在脸上……”由由说的是很起劲的,毕竟自己可是靠这个补回来这张受过阳光毒害的脸的,只不过赤炼和橙久听的索然无味只有些无聊的扯着花瓣,不时的朝门口望望,盼望着办年货的爹快点儿回来。说了半天的由由发现两个小家伙压根儿就没听自己说话还在那里糟蹋洗干净的花瓣不由得板着脸

“今天的枪法练了没,你爹不在可不许偷懒!”

两个小家伙正觉得无聊呢,听见娘亲的话连忙拿起自己的小枪在院中刷刷的舞起来,由由并未教他们太极,还是长身体的年纪若是能练出气劲改造经脉比从小就开始在丹田处存内力要好的多。不过三个孩子显然没有他们的父亲有天分,至今还没有人能练出气劲。

“娘,娘”正在思索的由由被赤炼高兴地声音叫醒。

“嗯?”

“娘,我刚刚有感觉身体里面有东西出现了下诶”赤炼老早就听娘提起过练胡家枪体内会有气劲出现,今天第一次发现连忙和娘说。

“是吗?”由由也很高兴将手在围裙上擦干扣住赤炼的手腕,一股气流松了进去,可惜石沉大海并没有气劲反抗,不禁有些失望“嗯,好好努力!”由由拍拍赤炼的头,没让他看见自己的脸色。

到了晚上,由由和板砖说起的时候,板砖安慰道“哪有刚出现气劲就会做出反应的,再让他练练,应该会产生更多的气劲的”

由由点点头,想想也是,比较赤炼才五岁而已。

“由由,你说的那个什么鸭绒,我在杂货铺里没买到,我打听过了,这附近也没有养鸭的”板砖说道。

“哦,那算了”由由也没抱很大的希望,毕竟有羊毛就不错了。

板砖的手本来环在由由的腰间,见她在那娇俏的模样,心猿意马起来。手也不安分的伸进了衣衫里面在那滑嫩的肌肤上流连忘返起来,见娇人儿水般的眸子似嗔似怨的望过来,更是火旺。落下藏青色的帘曼将娇人儿直接压到被子深处,找准粉唇细细的亲吻起来,果然就见着那杏眸里一片迷茫。剥下月色的睡衣,里面娇嫩的美好一展无余,板砖只觉得自己像是要变成野兽般,只想把这个人儿里里外外都染上自己的味道,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快速的褪去外衫顺手拉下头上由由亲手打的穗子绳,扎起的黑铁针一半的头发也披散下来和底下娇人儿的长发纠缠在一起,伸手揽住娇人儿纤细的后腰稍稍用力就拉坐在自个儿的腿上上,小板砖也长驱直入达到温暖的底。引发出喃喃的娇呤。板砖极爱这种姿势,由由的肌肤非常滑嫩,若是压进被子里自个儿冲撞的力道很容易让娇人儿肌肤受伤。坐在自个儿腿上,还能让小板砖更深入,每每用这个姿势娇人儿都会下意识的紧紧的搂住自己的脖子,肌肤之间亲密无间。古铜色的强壮身躯勇猛的驰骋在白皙的身子上,娇呤,喘息几乎持续到鸡鸣。欢愉中的两个人体内的内丹也在相互交换着气息,仿佛也要染上彼此的味道一般。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