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诱惑河流之鬼瞳》火影穿越之鬼瞳秋茫 大叔受 诱惑河流之鬼瞳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19-12-01 00:04:43

《诱惑河流之鬼瞳》火影穿越之鬼瞳秋茫 大叔受 诱惑河流之鬼瞳免费阅读 连载中

《诱惑河流之鬼瞳》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证幻问幽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樊星,水年

火爆新书《诱惑河流之鬼瞳》是证幻问幽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樊星,水年,书中主要讲述了: 予可和雪玲赶到河边的时候,予可的儿子樊星正躺在河岸边的草地上,汪塞北汪队长正在那对孩子做着急救,周围围满了看热闹的人们,等予可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予可和雪玲赶到河边的时候,予可的儿子樊星正躺在河岸边的草地上,汪塞北汪队长正在那对孩子做着急救,周围围满了看热闹的人们,等予可和雪玲走到孩子身边,孩子正好吐出水来,快要苏醒了。

看到予可和雪玲过来,汪队长站起身来,他浑身上下都是水,头发也湿漉漉的,想必刚才跳下河救樊星的就是他了。予可上前双手握住汪队长的手说:“真是谢谢你了。”雪玲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孩子搭上,说:“我们还是先把孩子送到门诊上再说话吧!”汪队长也说:“是啊,这么冷的天,孩子别再发烧。”“你也快穿上衣服吧!”予可说着,拿起地上的外套给汪队长披上。三个人抱上孩子走出围观的人群就往附近的一个门诊走去。走到门诊,看着医生给孩子做了下检查,把孩子安顿好,给孩子输上液体三个人才坐下说话。

“我今天早上没事,约了几个朋友到这儿来钓鱼,正等着鱼上钩呢,却看见远处一个孩子走到河边跨过栏杆就往河里走,我吓坏了,就一边喊着一边往那边跑,等我跑到孩子身边,孩子已经下了水,看水都已经没过头顶去了,我就抓紧**服下了水,把孩子给拽了上来。我看了看孩子的随身物品,在他脖子上挂着一个家长联系簿,上面有你的名字和电话,我就抓紧打电话把你叫过来了。”

这时候孩子也醒了,正直直的用眼睛盯着他们。“樊星,你不是上学去了吗?怎么会在那河边?”予可看着孩子的眼睛问道。“爸爸,我从家里出来,就沿着这条河往学校走,走到中间的时候,一条小哈巴狗冒了出来,我觉得好玩,就跟着它走,它好像知道我在跟着它,还不时回过头来看我,可是走了一会儿,那小哈巴狗突然不见了,我抬起头来找,却发现自己在河岸边,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走下道路的,我想返身往路上走,却听见一个姐姐说:“小弟弟,你好啊?”我很纳闷,却看见河里面有一个穿着一条碎花裙子的姐姐,朝着我招手,说:“来啊,小弟弟,你是找这条小狗吗?”我看见刚才我跟着的那条小狗,就在那个姐姐的裙子旁边,我就跨过栏杆去找小狗了。“你不知道那是河,跳下去会没命吗?”“爸爸,就那一会儿,我没看到河,我看到有一条小石板路,正好通到那个姐姐那,所以我才赶过去的!”雪玲和汪队长面面相觑。予可没再问儿子什么,看孩子已经醒过来,就说:“把湿衣服先脱下来,在这个阿姨这烘干吧,你先盖到被子里面。”说着,就帮孩子**服。当他刚脱掉孩子的外套时,他就一下子愣住了:“樊星,是谁给你穿的这件毛衣?”“爸爸,你早上刷牙的时候,这件毛衣就在我的被子上,我以为是你给我拿好让我换的呢。”“怎么了?”雪冷和汪队长都围拢了过来,“是这件毛衣,我没给他买过这种大红颜色的毛衣,我总觉得男孩子不能穿这种红色的。”予可解释着。雪玲的身上又冷了一下。她想到了老太太身上的红色裹胸,鬼瞳的红色文胸,一身红裙的方雅婷,还有那穿红色跨栏背心的黑色影子,这一切有什么联系吗?雪玲想。

予可仿佛也想到了这一点,“雪玲,我们去查一查那个黑色影子的资料吧!这些事情肯定有着某种联系!等会儿,我把孩子给他NaiNai送过去,然后再去趟警局。”雪玲呆呆的坐着,突然间说:“予可哥,要不然,我们放弃吧!”予可立刻就明白了雪玲的意思,“你是觉得我不搅和进来,樊星就不会出这样的事,是你给我们带来了麻烦,是不是?”雪玲想张开口解释什么,谁知予可又把手指放在雪玲的嘴上,说:“听着,丫头,你的心里负担不要那么重,一切和你无关,这件事查不清楚,谁也逃脱不了这种危险。你就听话就行,什么也不要说。”雪玲只得点了点头。

雪玲把电动车放在门诊上,两人一起把樊星送到了孩子NaiNai家,只是说孩子在学校和同学玩喷水,不小心被喷到身上,别的没敢和老人说,嘱咐好孩子别和NaiNai说真实的情况,就离开了。

雪玲和予可再次来到警局,一切轻车熟路,但是徐队长一听说要查03年的案子,就说必须到局档案室去查了,那里应该有一些数据。他让汪洋陪同雪玲和予可去局档案室,就先去忙其他事了。

汪洋陪予可和雪玲到了档案室,找到了管理档案的一个管理员,管理员帮忙找出了这个区域在02年、03年的档案。他们又以具体的尸源地点找到了这条河,在这条河里02年、03年一共发生了三起事故,一起是2002年的12月10日,发生的就是一个男子被人群殴,然后被砍数刀,抛入河中的事件,据说是缘于讨债不成,气急杀人,事后拿刀砍人的五六个人都说自己当时喝了酒,为什么会抽出刀来解决问题,自己都感觉不可思议。当时的尸检结果是胸口的一刀是致命伤,但奇怪的是刀伤好像缘于十几年前。另一起是2003年的12月5日,就是方雅婷的事件,她被他的男友砍了十几刀,致命伤也是胸口的一刀,而且刀伤竟然也仿佛是在十几年前。还有一个事故,发生时间是2003年11月15日,竟然是在方雅婷被害前的一个月,受害人是一个讨饭老人,谁也不知道他怎么掉入河中淹死的,只是他的胸口处也有一处奇异的刀伤,而且刀伤好像也是缘于十几年前。联系到前几日自己采访时见到的那个死者老太,胸口处也有刀伤,雪玲也似乎感到了这件事的诡异之处了。

她用询问的眼光看着予可,予可示意她出去再说。予可问管理员要了一支笔和几张纸,迅速的在上面抄录了些什么,然后就对雪玲说:“差不多了,我们先回去吧。”说完又对管理员致谢,然后就在汪洋的陪同下离开了档案室。“欧阳编辑,采访连十几年前的案件都要联系啊?你们真辛苦啊!”“嗯,也就是做个新闻链接。”雪玲信口胡诌了一个理由。

一离开警局,予可哥坐上出租车就拿着他抄写的纸看来看去,似在思索着什么。“怎么了?予可哥?”雪玲好奇的探头过去,只见上面竖着写了两排数字,都是日期。

“1962年12月21日,2002年12月10日。1982年12月26日,2003年12月5日。1923年12月5日,2003年11月15日。”“这些日期有什么问题吗?”雪玲问。“都是冬季的,无论是生的日期,还是死的日期,都是冬季。”予可说。“那又怎么样呢?”雪玲接着问。“我得回去查查,可能他们都是水命人。”予可接着说。“我回家后查下万年历就能确定。

予可和雪玲匆忙的到了予可的家,予可进门就跑到书柜前找书,拿出一本万年历,予可很快查出了那六个日期的农历日子,以及他们的天干地支记法。庞方刚,1962年12月21日,农历的11月25日,是壬寅年壬子月癸巳日,他属虎的,是一只水虎,几乎水年水月水日生,02年又是一个水年,12月10日是农历的11月7日,是壬午年壬子月壬子日,也就是他是在水年水月水日死的。方雅婷,1982年12月26日出生,是农历的11月12日,是壬戌年壬子月癸未日,她属狗的,是一只水狗,也是几乎水年水月水日生,2003年12月5日,是农历的11月12日,是癸未年癸亥月壬子日,也几乎是水年水月水日死。还有这个毛大显,是1923年出生的,又是个癸亥年癸亥月壬子日,还有死亡日期,是癸未年癸亥月壬辰日。“予可哥,我听不很懂,天干地支记年月日,我听的糊涂。”雪玲说。“你不用明白,你就知道,他们几乎都是水年水月水日生,都是水年水月水日死就可以了,我还想告诉你一下,我的儿子樊星是2002年农历的11月7日出生的,是壬午年壬子月壬子日出生的,而今天,你知道是什么日子吗?今天是农历的11月15日,是壬辰年壬子月壬戌日,又几乎是一个水年水月水日。“予可哥。。。。。。”雪玲不禁哭了起来,她自己说不清楚是惊惧还是什么,但她再也抑制不住自己。予可抽出一只手来,把雪玲揽过去,一种久违的安全、有所依靠的感觉袭来,雪玲更加放肆的哭出了声。

“听着,雪玲,我们可能找到答案了。”予可安慰着雪玲,“当然这件诡异的事件里,可能还有很多谜团,我们可能还没摆脱危险,但只要我们离真相近一步,我们就远离危险一步。”“我们会不会离真相越近,离危险越近呢?”雪玲想到了鬼瞳的威胁,不禁颤声问道。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