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你曾在我心上流浪》我曾流浪在你心上锦年 虐文 你曾在我心上流浪女王受

更新时间:2020-01-10 00:08:37

《你曾在我心上流浪》我曾流浪在你心上锦年 虐文 你曾在我心上流浪女王受 已完结

《你曾在我心上流浪》

来源: 作者:羽禾 分类:婚恋 主角:贺宸渊,连星星

火爆新书《你曾在我心上流浪》是羽禾所创作的一本婚恋风格的小说,主角贺宸渊,连星星,书中主要讲述了: 我浑身湿的像落汤鸡一样,坐进豪华又舒适的车内时,无法不觉得拘束。 只能靠抱紧怀里的盒子取暖。 贺宸渊吩咐司机继续开车,不多久,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浑身湿的像落汤鸡一样,坐进豪华又舒适的车内时,无法不觉得拘束。

只能靠抱紧怀里的盒子取暖。

贺宸渊吩咐司机继续开车,不多久,他凉淡又矜冷的声音响起:“以前林家人也是这么对你的?”

我闻言有些意外,听他这话的意思,好像知道方才发生了什么似的。

“有过之无不及。”我的嗓音有些哑,但那深入骨髓的恨意还是掩盖不住。

谁知道贺宸渊听完之后居然嗤笑了声:“保护不了孩子,自己还弄得这个下场,无能又愚蠢。”

这样的风凉话并没让我觉得多难受,反而若是此刻他说出什么安慰的话语会更让我觉得不自在。

汽车行驶了一会儿,贺宸渊突然接过了我手里的盒子。

我下意识地抱住,惊疑地看向他:“你想做什么……”

贺宸渊看着我触到他指尖的手,轻皱了一下眉头,但没推开,只是冷淡道:“看你的鬼样子,打算抱着你儿子的骨灰冻死?”

我的确觉得身上越来越冷,可要他帮我拿着这盒子,他不怕吗……

贺宸渊不由分说接过去,接着又扔过来一条毛巾,盖在了我的头上。

胡乱擦了几下,眼神不由得看向了身边的男人,他的面色平静又冷肃,没有上上次的嗜血暴戾,也没了上次戏弄我时的畅意兴味,他的周身都散发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又让人忍不住探寻的气息。

他这样的男人,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第一次,我问自己这个问题。

车内陷入了短暂的沉默,慢慢平复下狂乱的心情后,我有些迟疑地开口道:“如果贺先生还记着上次的事,其实完全不必要的,本来就是我的错……”

贺宸渊睨了我一眼:“你以为我把你的真实身份告诉林进成后,心怀愧疚?”

我咬着嘴唇,承认自己是有这么点想法,不然他突然如此“温情”,我想不出别的理由。

贺宸渊的嘴角浅浅勾起,用他那漂亮的薄唇说出这几个字:“错了。因为,你活该。”

我被堵得说不出话,心里边也不由得生出一点小怨愤,就算是自找的,也不用这么直白地打击人吧。

半路上贺宸渊接了个电话,简单地应了声之后,他对司机说出了另外一个地址。

等到了目的地,我才意识到,他的那通电话意味着什么。

“贺先生,这是青城管理最好也是最环境适宜的墓园,而且即刻就能安置,希望您能满意。”一个经理模样的人对贺宸渊恭敬地说道。

墓园,难道……

贺宸渊回头看了眼呆若木鸡的我,语气间难得出现了一点烟火气的不耐:“还站在那里干什么,到底是你儿子还是我儿子。”

我反应过来连忙上前去接过,然后就听到头顶的男人冷哼了声:“麻烦。”

不出半个小时的时间,星星新的坟冢已经打理好,我站在碑前,久久不能平静。

不久前我还以为处境已经跌到了谷底,就连星星也要与我一起颠沛流离,可短短的时间内,一切居然又柳暗花明。

眼眶又酸又疼,默默静立了会儿,对身边的男人说:“谢谢,我真的……无以报答。”

给了星星一方长眠之地,于我来说是莫大的恩情。

但贺宸渊却并不屑于承我这个情,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而淡:“你怎么样与我无关,孩子是无辜的。”

我想起来,他也是一个孩子的父亲,因为能体会到骨肉亲情的紧密,所以他才会对我,对星星有这样的优待吧。

贺宸渊没待多久就走了,走前,他说了最后一句:“没有丢下孩子,你还算是个合格的母亲。”

这样一句评价,好像是褒奖,又好像是由此而生的怨怼。

我突然想到小道消息里说过的,贺宸渊的儿子,母不详。

难道是那个女人抛弃所有的一切离开了吗?

怎么可能,她怎么舍得呢?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