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梦里曲》梦里水乡 18禁 梦里曲全文无弹窗阅读

更新时间:2020-03-24 12:08:35

《梦里曲》梦里水乡 18禁 梦里曲全文无弹窗阅读 连载中

《梦里曲》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由一二 分类:婚恋 主角:云腾,刘大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由一二原创小说《梦里曲》,主角是云腾,刘大人,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没有人来审问,也没有人来用刑,云腾与忆月被关在相隔很远的牢房,手脚都被镣铐锁着,每日只有很少的饭食送过来。 至于云梦,虽然也被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没有人来审问,也没有人来用刑,云腾与忆月被关在相隔很远的牢房,手脚都被镣铐锁着,每日只有很少的饭食送过来。

至于云梦,虽然也被关在这号称只关重犯要犯的牢房里,待遇却好上许多。在被关进来的第二天就有人提审了她,听完她说的,主审的人也惊到了,马上进行了上报。

又等了几天,便有人知会她因为此时事关重大,会在第二日进行御前对质。

云梦跟着来领她的内侍再一次到了皇上的宫殿,里面跪着云腾三人,周围把守着侍卫,还坐着几位机要大臣。她扫了一圈,并没有看见李萍。

“陛下,云梦带过来了。”

周围的大臣或面无表情或面带憎恶,有之前提审她的三司中的刘大人问道:“原告云梦,你在诉状中言明要状告你的亲生父亲,原单马城将军云腾,可有此事?”

“是。”

“云腾,对于云梦说的你是否承认?”

云腾正要挣扎起身,就被身后的人一下按住肩膀,他只得大声说道:“陛下,云某从未做过此等恶事!这...她一直以为是我害死了她母亲和祖母,所以才这么恨我,甚至勾结恶人绑了我,请皇上明查,不要被那些小人蒙蔽圣听。”

刘大人打断他:“好了,圣上自然是要看证据的,既然把你们带到御前对质,陛下还是相信…”

“咳咳。”皇上身后的内侍总管轻咳了一声。

在座的都是人精,本有准备替云腾说几句好话的人也住了嘴。

刘大人也只好改口道:“陛下还是相信证据的,圣上,臣之前送呈的就是这位云梦交上来的证据。至于云大人臣并没有提审,只是之前送云大人到牢狱的人是密查司的李大人…”

皇上说道:“这事朕知道,是云梦敲响惊天鼓,朕就让李卿去接手了之后的事,把证据给在座的大人传阅一番。”

几位大人看完这几份薄薄的纸张,忍住交头接耳的冲动,一位上了年纪的大人拱手说道:“陛下,臣并非为云大人说话,只是…他毕竟几十年来一直驻守边关,护得韶永国一方安宁,各国不敢进犯。如今若是贸贸然因着一些不知是真是假的书信来说他就是勾结外敌,实在是不妥啊!”

另外的老大人有跟着说,“大大的不妥”的,也有默默点头的,还有些则打量着上座皇帝陛下脸色的。

云梦说道:“这位大人,容我问您一句,请问您的意思是说若是有人曾经帮助过您,如今他却要来要了您的性命,这是可以原谅的吗?”

那位老大人冷哼一声,“牙尖嘴利!我何曾说过此话,你以女告父,本就不是子女本分。如今还在陛下面前颠倒是非,简直...简直是禽兽不如。”

云梦也学着他冷哼一声:“你先以他驻守边关多年点明他的功劳,又以此功劳来抵消他犯下的错误,到底是谁颠倒是非想必陛下听得一清二楚。难道就因为他守护过国人,他如今犯了如此重罪便功过相抵不用依法办理了吗?”

“你!”

皇上开口道:“曲相,既然是给你们看证据的,何不仔仔细细核实这份证据是否有假呢。不必在别的事上打转,也免得是诬告毁了云将军的清誉,若是证据是真的,国法不容情,也要三司秉公执法。至于朕,恐怕也要忍痛断臂了!”

群臣这才听出皇上话里的意思,敢情这是基本上定了云腾的罪,只是把证据拿出来堵人的嘴。

云腾则倒吸一口冷气,正要辩解,皇上却大手一挥阻止他,说道:“云梦,你继续说。”

“我在单马城就发现了不对劲,开始收集证据,当时我与身边人出门,一直跟在父亲身边的老周说哥...云承元身边的一位林嬷嬷经常与一贵妇人合租马车。当时因为林嬷嬷想毒死我被抓住。父亲放了她,我便对她的事多了几分注意,甚至我自己也看见过那林嬷嬷与那位贵妇人一起。”

刘大人问道:“难道那位贵妇人与你此次的事有干系?”

云梦答道:“正是,那位贵妇人柳眉弯弯,眼似弯月,脸颊消瘦,却让人越看越熟悉。”她又转过头去看了一眼被堵住嘴跪在一旁的忆月,道:“与云承元长得一模一样!”

抛下这句话,那群大人又往忆月看去。

“倒是长得颇像。”

“莫不是我老眼昏花了,这妇人为何长得像是林大人那早夭的女儿。”

“何大人说得不错,我也看着像,想当初那林家…”

“好了,讨论案子就讨论案子,说这些做甚?”曲相打断那位要讲故事的人。

云梦则说道:“我当时还想着是否是这世间真有如此相像之人,还本想告诉云承元,谁知接着就有了林玉真那看老贼婆要害我性命,而...偏要放了她一命。我当时一面忍着父亲对我不如一个外人的心痛,又觉着他此举太过不对劲,就偷偷去了他书房...”

“你撒谎!”云腾怒道,他此时早已顾不得是在哪里,就算他有些事对不住这个女儿,也容不得她这般冤枉他!

“我没有撒谎!”云梦也大声说道:“他的书房有间密室,密室里面挂了一副画像,画像里面的女子就是云承元的亲生母亲林忆月。这些密信就是在画像后面的盒子里找到的,陛下,您看这密信上面的私章,云字最后一点化作弯月形状,正合了那副画像的提字:云中月!”

刘大人又问道:“你是说十九年前已经去世的云将军的原配夫人没有死,还与如今云将军的公子身边之人有联系,并且意图害死你。然后你因为这些事情发现了不对,找到了云将军勾结外敌的证据。对吗?”

云梦摇头道:“并不是全是因为这几件事,还因为老周死之前对我说过一句话,他说‘我看见云将军好像出入过那妇人的府邸,府上的人还说起过那是不是云将军的外室呢!’”

“一个下人怎么可能与你说这种话,更何况你说的这个老周从前一直云将军身边的副将,怎么可能会叫他云将军,他应该按着以前的叫法叫他百夫长。你分明是心存怨怼,伺机报复!”如果刘大人的手里有惊堂木,这会儿他一定会重重一敲响。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