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归来已是花甲身》蛤蜊是不是花甲 女体化 归来已是花甲身忠犬攻

更新时间:2020-07-22 00:09:18

《归来已是花甲身》蛤蜊是不是花甲 女体化 归来已是花甲身忠犬攻 连载中

《归来已是花甲身》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新尘初旧 分类:仙侠 主角:江离,江妍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新尘初旧原创小说《归来已是花甲身》,主角是江离,江妍,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夜,12点整,厂房内。 “师姐,你睡觉去吧,我在这里守着。”李蛋低声道。 江妍目光涣散的摇了摇头。 这时,厂房的门被打开,一个满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夜,12点整,厂房内。

“师姐,你睡觉去吧,我在这里守着。”李蛋低声道。

江妍目光涣散的摇了摇头。

这时,厂房的门被打开,一个满身鲜血,并且衣服如碎片一样挂在身上的年轻人冲了进来。

他正是江离。

李蛋的母亲发现江离后,惊叫一声:“哎呀妈呀啊···鬼啊!”

李蛋忙站起身子,冲出灵堂,当他看见江离后,以为是不轨之徒,二话不说抬脚就踢。

不过他的攻击在江离眼中,如同菜鸡一般,错漏百出。

江离身形一闪,躲开李蛋扫来的横腿。“我是你师傅!”怒吼一声。

李蛋听后,先是一愣,随后脸色变的愤怒,直惯拳挥出,向江离的面门打去。

眼前这人居然敢拿他师傅开玩笑,简直找死。

这时,江妍也跑出了灵堂,并一眼认出了此时的江离,喝道:“住手,他是我爷爷!”

李蛋听江妍这样说,以为自己听错了,不过他那挥出的拳头还是停在了半空中,没有真打出去。

江离顾不得解释,向江妍问道:“江妮妮呢?”

江妍眉头一沉,没有说话,转身向着江妮妮地灵堂走去。

江离紧随其后,当他看见江妮妮的尸体并未腐败,并且有一丝鬼气滋养后,心中的弦总算松了下来。

这时一阵头晕目眩,虚脱疲惫之感强烈来袭。

江离咬了咬牙,努力压制心中那股疲倦之意,这个时刻他万万不能睡着。

“把江妮妮带到我的炼丹房去。”江离虚弱道。

一旁的李蛋担忧的说道:“师傅,您身上的伤?”

江离缓缓摇头,说道:“无碍,按我说的做。”

······

炼丹房内,江离取出藏在暗匣中的‘幽冥花’,凝神观察着。

幽冥花依旧如采摘是那般鲜灵,且鲜红的花瓣上还多出了一丝金纹。

“爷爷,你要做什么?”江妍皱着眉头,冷漠的问道。

“救妮妮。”江离简单的回答,他自然能感觉到江妍的冷漠,不过并未放在心上。

听说是救江妮妮,江妍的眼神中瞬间恢复了一丝神采。

“对了,你离开的这一天,刘德柱来过,我说你出去了。”江妍提醒道。

江离嗯了一声后,说道:“知道了,你们都出去吧,7天后再进来。”

江妍沉默片刻后,转身离开,李蛋对着江离鞠了一躬后,也离开了。

炼丹房内,只剩下江离与江妮妮的尸体。

“你做的很好!”江离冷冷的说道。

阿娇(女鬼)隐现,恭敬道:“这都是小奴应该的。”

“一码归一码,你能消耗自身鬼源,滋养我孙女的肉身,可见忠心。”江离的语气中带着些许感激。

阿娇没有说话,她自损鬼源滋养江妮妮,其实是有私心的,但是这个秘密她不会告诉任何人。

“退下吧。”江离低语一声。

阿娇离开后,江离又将三柄古剑从背后取下。

这三柄古剑,正是冯家辉家密室中的那三柄,当时逃离,江离并为因累赘而丢弃,一直背在身后。

此时,鲨齿剑上多出好几道子弹击中后留下的痕迹,不过无伤大雅,毕竟鲨齿剑本就有许多缺口。

紫青双剑由于贴着江离的背,被鲨齿剑护着,所以也未曾损坏。

江离将紫青双剑放在一边,将手掌贴在鲨齿的剑刃上,轻轻一划。

掌心的皮层瞬间被割开,鲜血滴落。

随后江离用手掌中流出的鲜血,以江妮妮的尸体为中心画出一个圆形的诡异阵图。

同时口中念动咒语:“@%%¥@%¥#……”

怪异的事情发生了,江离手掌中流出的血液居然自行组成神秘文字,悬在了江妮妮的身上。

时机成熟,江离又将幽冥花丢进了阵图之中。

幽冥花一入阵图,阵图亮起一阵红色的光芒,妖异诡秘。

可以看见,幽冥花缓缓的飘到了江妮妮的额头处,随后居然在江妮妮的额头上扎起根来!

这时“去!”江离再次抛出一些药物,不过这些药都是毒药,如百年蝎尾,凤尾蛇的毒牙,鸩,百年蜈蚣······

毒药加入后,化作养分被幽冥花快速吸收。

同时江离手掌中流出的血液也化作养份,不断的滋养着幽冥花。

随着血液的流失,江离的面色变得煞白无比。

渐渐的,他的头发开始慢慢变白,皮肤上也出现了皱纹与老年斑。

身形更是佝偻了下去。

而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口爆裂开,不断的流出脓血。

另一边,江妍坐在自己床上,狠狠地扇自己巴掌,不知扇了多少下,她又捂着脸哭了起来。

江离回来时,那身上数不清的伤口,她是看见了的。

但是她却没有说一句关心的话语,此时的她内疚无比。

江妮妮的死对于她来说,打击太大,但她的本性却是纯良的。

李蛋则死死的守在炼丹房的门前,有些犯困。

突然,江妍埋着头,跑了过来,二话不说,打开炼丹房的门,便冲了进去。

李蛋来不及阻拦,也跟进了炼丹房。

炼丹房内,江离猛然回头,焦急的大吼一声“出去”他眼中布满了血丝。

此时江离的模样太过吓人,骨瘦如柴,身上的伤口腐烂流脓,头发苍白,皮肤上布满了皱纹与老年斑。

这哪里是个人!

简直就是一个腐烂的丧尸。

看着眼前的一幕,江妍惊住了,李蛋也是如此。

“快出去!”江离见他们愣住,再次吼道。

江妍回过神后,却没有听话的离开,而是跪倒在地上磕头,哭道:“爷爷,我错了,我对不起你,你不要再冒险了,我在这个世上就你一个亲人了,你······”

江离见江妍如此,心中滑过一道暖流,随后面部扭曲,喝道:“李蛋,快带江妍出去,7天之内任何人不得入内!”

李蛋慌乱的点了点头,抱着江妍向外走去。

他们离开后,江离松了一口气。

如今他正在进行万毒血炼祭,此祭献阵法一旦启动,不得停止,不得被打扰,更不得有旁人靠近。

旁人一旦靠近,便会被血炼之阵锁定,随后变成血食,直至被吸干殆尽。

江离这副样子,正是因为他已自身的血气,生命力为养分供养幽冥花。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