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青丘唯狐》青丘狐传说txt百度云 精彩试读 青丘唯狐忠犬攻

更新时间:2021-01-09 05:02:24

《青丘唯狐》青丘狐传说txt百度云 精彩试读 青丘唯狐忠犬攻 连载中

《青丘唯狐》

来源: 作者:西元的爱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紫灵,白姑娘

《青丘唯狐》由网络作家西元的爱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紫灵,白姑娘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染云那天的确是回来了,只是不是左拥右抱回来的。咯...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染云那天的确是回来了,只是不是左拥右抱回来的。咯吱的一声,雕龙刻凤的檀木门被打开了。一群美女把染云给抬了回来,状况惨不忍睹。诸位美女的身上都有伤,想必刚才是有一场厮杀的。

大护法染云平日里很少接近女色,能够如此距离地接触染云也是相当不易了。

领头进来的那位美女的衣衫都有些被撕破了,头发像是莲蓬一般推开了门。这阵仗,还真像是抢亲去了。

何欢撩拨了一下茶盏中的茶叶,说:“人都回来了,就把大护法放在那里退下就好。紫灵留下。”

在众人的瞩目之下,紫灵跪在了大殿中间。“主上,紫灵知错。”

“哦?那你倒是和我说说,何错之有啊?”

“主上交给了属下任务——照顾白姑娘,可是我并未做好。”

这名唤作紫灵的侍女一直低着头,不敢仰视何欢。

何欢似乎是没有听见一般,吹了吹茶。何欢最爱喝的便是龙井,雨后龙井,如今便是这般地炮制了一壶。

“你应该庆幸今天白姑娘碰到了我,如果碰到了什么不该遇到的人……”一瞬间,何欢手中的杯盏碎裂成块状。

紫灵姑娘一抖,整个人瘫软到了地上。

何欢的手腕一向是赏罚分明的,如果要罚她,只怕她早就魂飞魄散了。只是即使魂飞魄散,她也宁愿去留在染云身边。有那么一段时间,还能相信爱情,还能相信人性。为了这一点,紫灵就宁愿去守着他,守着自己的梦。她只是一个卑微的侍女,在千年前她还是一个妖,一个蛇妖。有一日她身受重伤,被正在周游各地的染云救起。从那以后,她就下定决心来到了魔界。

成魔并不容易,她必须剜出自己的妖灵,必须断了自己的经脉,然后在魔界祭司的帮助下重新得到魔界的魔力。当然,这是有代价的。魔界祭司由于做的很多法式都有悖于六界,所以他是注定要去冥界偿还的。可他并不甘愿承受那些,而此时紫灵愿意和他做这样一个交换,他当然欣然同意。那个交换就是:如果她死了,她将在冥界代替魔界祭司承受千年的折磨。

遇到染云的那天,紫灵觉得自己的生活终于有了光亮。好像以前的千年时间都是白活了。只有那一天,突然有了改变,突然有了一抹色彩。

那个明朗的如同谪仙般的男子,就这样照亮了她灰暗的生活。

来到魔界的日子里紫灵过的和在妖界也没有太大的差别,只是这里有一个人,这里是那个人的家,所以留在这里,对她而言是幸福的。

在那个写着她和魔界祭司的协约上,在幽冥鬼火焚尽那卷轴的时刻,还有几个字历历在目“只为染云”。

有那么一段时光是幸福的,只是因为爱了,爱了一个人,所以宁愿选择一种生活,或许会伤或许会痛,可是他的一个微笑就会让一切变得柔软,变得值得。那些曾经的伤痛都可以那么轻描淡写地消失,只因为可以与他一路同行。紫灵的爱有些卑微,她只是个小妖,是个侍女,而这里有千千万万的侍女,她只是其中之一。她甚至知道染云可能都不记得她的名字,可能都认不出她的模样,可是她还是甘愿去这么做。她从来没有要求他爱她。

话说,这样的一个大护法的确是没少给魔界惹麻烦啊,不只是外面,还有内部矛盾。不知染云究竟是魔界的一个宝,还是一个麻烦。

染云的存在本身是没有错的,只是他太过美好。

佛说:这是一个婆娑的世界。是的,这个世界是如此这般,可那么美好的人真的适应这个世界吗?那么纯真的心真的能被这里容下吗?染云是一个很纯粹的人,想到他的时候,会感觉有一股新鲜的空气迎面扑来。

何欢是有意放过紫灵的。也许他知道染云对他的想法,也许他知道这个女子会一心一意地待他好,不管哪种,他都有意成全他们。所以他从一开始就从未干涉过她在魔界的活动。就连让紫灵照顾我,也是因为他认为终有那么一日我是要与染云认识的。毕竟染云是整个魔界他最信得过的人。一切都如同他所预料的。

照染云的性子还不知道要闯多少祸出来,所以有这样一个可以拦得住他的女人是好的。

虽然都是何欢安排好的,只是他甚为魔教之主,也要对这件事情有一个交代,为了弥补这件事情,他便是处理了那天守卫侍女当中的领班。算是草草了事。

那天晚上,何欢对紫灵说:“既然没有照顾好白姑娘,那么一定要照顾好这个人。”

然后何欢便拉起我的手走了出去。

那一刻我的心差点从嗓子眼跳出来。刚才厉声厉色的他,在这一瞬间对我笑得那么温柔。那是他第一次那么亲近地对我笑。我觉得好像一下子置身于烟花三月。是应该把手抽回来的吧?是应该把手抽回来的,可是我却好像身子不听使唤一般地随着他走了出去,跟着他走了好长的一段路。

他带我来到了通天塔的塔顶,然后把披风放到了我的肩上。对我笑了。

我心想,“他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的男子。”

那天风有点大,通天塔是极高的,很接近天的感觉。在那可以抛去尘埃看到天边的星星,云彩还有那悄然地躲在云彩后半掩着面的月亮。

月亮皎洁地就像是初Chun的花朵。

我有点害羞地不知如何摆放手脚了。他却偷偷地乐出了声音。

“白姑娘,我以前从未想到过这世间还有你这般有趣的女子。”他对我说。

我却“啊?!”了一声。

他说,“恩”,并且用点头的动作告诉我,他对此坚信不疑。

当时的情景着实让人无法辨认清这句话究竟是褒奖还是讥讽,于是我很配合地对他点了点头。

“白姑娘可有婚配?”他问我。

何欢笑的时候,眼睛像是月儿一般,很好看,我满心欢喜。

想起他问的这个问题,我却有点大脑短路了。

如果说没有会不会很没面子?在妖界,很多像我这般的女子都早已有了夫君,双修什么的了。由于我长年被白荀照顾,也就从未接触过外人。而且我们白家大多都会有所作为的,所以不会愁什么生老病死。我也从未想过需要其他的人照顾或者陪伴。从某个侧面也可以说白荀是个不错的哥哥,不曾让我受过半点委屈。

想起白荀经常感叹的那句:“以后要是谁和我有仇,我就把你嫁给他。”

我叹息了一下。看着何欢,脑子里却是在想:“哥,你和他有仇吗?”

蓬山之上,白荀打了个喷嚏。

(如果白荀听得到白唯的这个问题,一定会不假思索地回答:“妹妹,我和他真的有仇,血海深仇。这个报仇的方式你要是不提醒,我都忘记了。话说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嫁给他?”)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