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剩女田园风》剩女田园风 小说 同人女 剩女田园风Twink

更新时间:2021-01-09 05:03:08

《剩女田园风》剩女田园风 小说 同人女 剩女田园风Twink 连载中

《剩女田园风》

来源: 作者:零雨濛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田圆,文状元

新书《剩女田园风》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零雨濛,主角田圆,文状元,是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他爹,二嫂请来王半仙把小圆儿身上的鬼怪抓出来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爹,二嫂请来王半仙把小圆儿身上的鬼怪抓出来了,现在没事了。”

看到田圆醒来,姜氏过来,眉开眼笑地说道。

“咱老田家不偷不骗不抢,不干丧天害理的事儿,哪来的狗屁鬼怪?”

田有余压着满腔的怒火,语气尽量放平缓,对着姜氏说。

不等她回答,就朝着谢氏王半仙等人歇斯底里地喊道,“还好今儿个俺闺女没事,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们谁都跑不了!”

“小圆儿他爹,说啥话总得摸摸良心是不是,这乡里乡亲都在,王半仙抓小鬼下了油锅,大家伙有目共睹,二嫂是为了小圆儿好,不然的话,说不定被小鬼一缠,过不两年就夭折了。”

谢氏的脸上写满骄傲自豪的笑意,说起话来抑扬顿挫,底气十足。

田圆终于停止了咳嗽,看了看谢氏,又看了看王半仙和他身边沸腾的油锅,不等父亲田有余张嘴说话,站起来:“爹,娘,哥,浩然,我没事,你们放心吧。”

浩然和雨辰先后破涕为笑,一声姐一声妹叫得不亦乐乎。

热闹看完,周围的街坊邻居也都散去,离开的时候还不忘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半仙忙活了这么大半天,也抓了鬼,你们看着给点吧。”

等人走得差不多了,谢氏上来刚想伸手摸一摸田圆的头,但忽然意识到她身上都是狗血,赶紧把手缩了回去,一脸嫌弃地看着。

田圆则是好奇地看着扔在地上沾满了鲜血的小布人,捡起来,翻来覆去看了看,红色的并不是血,又闻了闻,有股酸酸的味道,随即来到了油锅的跟前。

“小圆儿,把那脏东西扔掉,别再沾了晦气。”

姜氏两步上来夺过田圆手中的布人,重重扔在地上,还拍了拍手,仿佛上面真得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咱们半仙大师的时间宝贵,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忙,你们赶紧表示表示。”

看到王半仙有点不耐烦的样子,谢氏再次对着田有余嚷嚷道,颇有点颐指气使的感觉。

去年的收成不好,加上交税,剩下的粮食不多,供着一家五口人吃;没钱买好点的线,所以姜氏织的粗布卖得也贱,挣不了几个钱,没有什么能拿出手表示的。

看着田有余和姜氏都面露难色,一旁的雨辰和浩然也嘟着小嘴皱着眉头,想到自己接下来要展开的行动,田圆就有些紧张。

但她还是从沸腾的油锅边跑到王半仙的身边,摆摆手,示意他俯下身来听她说话。

王半仙等着对方有所表示,无奈对方迟迟没有动静,又看了谢氏一眼,这才俯下身子。

也不知道田圆在他耳边说了什么,王半仙瞬间脸色大变,呆愣愣看着这个从头到脚都是狗血的六岁小女孩,一双鼠目里尽是恐惧和不安。

片刻之后,王半仙连忙挥手示意四个徒弟把油锅抬走,他再也不等什么表示了,跟着一溜烟离开了,脚步匆忙,失魂落魄地差点被门槛给绊倒。

几个人搞得一头雾水,目光都聚集在田圆身上。

“娘,我身上臭死了。”

田圆笑起来,脸上笑容所到之处,干掉的血迹龟裂开来,片片掉落,但是头发上衣服上都结成了一块块的,看起来闻起来都非常恶心。

“姐,走!我和哥带着你去坑里洗个澡。”

浩然上来拉住田圆的手,一脸天真,兴奋地说道。

“爹,娘,我带妹妹去坑里冲一下,水不凉。小圆儿醒来到现在还没出去过呢?”

雨辰来到田圆背后,从背后推着她往门口去。

“去坑边不准下水,冲干净就回来!”

姜氏先看了田有余一眼,随后对三个孩子叮嘱道。

“二嫂,王半仙已经走了,你还有啥事?”

田有余的脸色终于好转了一些,但是说话的语气明显就是“送客”的意思。

“哼,好心当做驴肝肺,小心以后再次被小鬼儿缠身,到时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说啥啥晚。”

谢氏脸上挂不住,冷哼了一声,撂下话,一撅一撅出了门走了。

一地的狗血此刻已经干涸,腥臭的味道令人作呕,田有余姜氏两夫妇一桶水一桶井水去冲,直接把地上的那层土给冲掉,这才稍稍好了些。

“他爹,你说刚才咱家小圆儿说了啥,王半仙就这么跑了?”

姜氏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我咋知道。有老天爷和祖宗保佑,咱闺女不会有事的,以后别搞些乱七八糟的。”

这么一会儿不在家,就搞成这样子,其实田有余多多少少有些生姜氏的气。

来到这个异世之后,田圆第一次出胡同。

四周都是砖瓦房、泥胎房甚至还有茅草房,街上跑着鸡鸭鹅等家禽,有些人家门口拴着牛羊等家畜。

微风裹着着青草泥土的气息扑鼻而来,又夹杂着一些野性的味道。

“哥,路上不种树,坑边咋种了那么多啊?”

来到一处大水坑,看着耸入云霄的杨树,随风拂动的柳树,以及结满了桑葚的桑树,田圆说出了疑问。

“爹不是说过吗?前,前……我再想想。”

浩然抢先回答,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挠了挠头,一副非常用力想着的样子。

“这有什么好想的,爹说,这是咱们农村的俗语:前不栽桑,后不载柳,门前不栽鬼拍手。”

雨辰说起来风轻云淡,补充道,“‘桑’有‘丧事’的意思;柳树是送别;杨树被风一吹像鬼拍手,都不吉利。”

“对,对,爹就是这么说的。”

浩然高兴的仿佛是自己抢答出来的一样,小鸡吃米似的连连点头。

来到水坑旁,兄弟两个脱了鞋,站在边上浅处,往田圆身上泼水,三人嘻嘻哈哈笑声不断。

“姐,刚才你说了啥,把那个王半仙吓跑了。”

回来的路上,浩然仰脸问了一句,带着点钦佩的神色。

“姐说,我弟弟田浩然长大是要当大将军的。”

田圆捏了捏他胖嘟嘟红扑扑的小脸,一副自豪的语气。

“小圆儿,你要是说你哥田雨辰以后会考上状元当大官,他肯定更害怕,屁滚尿流,狼狈不堪。”

田雨辰也毫不示弱,小小年纪说起话来,有点儒生的气质,也不知道跟谁学的成语,用起来很顺溜。

“哈哈,一个文状元,一个武状元,文武双全,咱爹娘可享福了。”

田圆走在哥哥弟弟中间,紧紧抓着两人的小手,心里充满了期待和温暖。

三人说说笑笑,看到自家门口拴着一头骡子,浩然尖叫了一声“有亲戚”,便离弦的箭矢一样冲回了家,雨辰拉着田圆紧跟其后。

**********

(新的一周,新的开始,收藏、推荐等支持,有你更精彩!朋友们工作、学习都顺心。)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