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瑞雪映华年》瑞雪兆丰年的跨年句子 小白文 瑞雪映华年SM

更新时间:2021-01-17 20:05:34

《瑞雪映华年》瑞雪兆丰年的跨年句子 小白文 瑞雪映华年SM 连载中

《瑞雪映华年》

来源: 作者:杨瑞雪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司马帆,花大少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瑞雪映华年》的小说,是作者杨瑞雪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瘦猴”胡海人机灵,总会有些稀奇古怪的想法,我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瘦猴”胡海人机灵,总会有些稀奇古怪的想法,我再把他的构思加以指导改良,就成了一个颇具新意的小发明,只可惜这儿没有诺贝尔奖,不然我看他肯定能捧几个奖杯回来。

“黑蛋”黄富人看着是有点木衲,但却有一身好力气,对各类兵器及武学招式颇有兴趣,于是我就让青青教他练武。起初,青青还老跑我跟前诉苦,说是不愿再教那个“笨蛋”了,可没过几天,却又看到她对“黑蛋”指导地异常用心,我不禁松了口气,想必青青也是被他那坚持不懈的精神给感动了。

工部侍郎家的二公子司马帆年仅十七岁,却生来就独好饮酒,素有“千杯不醉”之称,也因此,他爹总骂他不务正业,难成大器。可我却不这么认为,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既然他对酒这么有兴趣,不妨更深入地去了解各色酒业的酿造方法和用途,酒并不是只会醉人误事的,很多时候,只消在酒里添上几味药材,就有滋补甚至是救人的功效,在我稍做指点下,他竟然是毫不犹豫地迷恋上了对酒文化的研究。

还有城西刘家庄的三公子,城南“苗氏木材店”的八少爷,素有“天下第一歌舞坊”之称的醉香楼的花大少......这些个在在外人眼里一无是处的公子哥儿们,竟然都对我口中说出的那些个他们闻所未闻却又向往至极的想法佩服地五体投地。想必我的说法是比他们平时听的溜须拍马的话儿听着受用多了。我想,以前大概也从来没人告诉过他们像喝酒打架这些个长辈眼中惹是生非的事儿都能被我说成是他们的特长,也没人告诉过他们,这些个特长只要用到正处,他们都必将成为国之栋梁。

于是,我的这一帮子学生里除了八戒同志一开始强制带来听课的几个外又添了不少自愿前来的。

“什么味道?好香啊......”

“好像是酒,又好像不是......”

这天,我的课刚讲到一半,“课堂”上忽然骚动了起来,我竖起鼻子嗅了嗅,是很浓的酒香,可又不全是,淡淡的酒香中似乎还夹杂了些许花香,正思索间,司马帆推门进来了,手里拎着个坛子,他身后的侍从也随之跟了进来,手里还端着十几个碗。八戒同志率先起身直奔了过去,边上几位自然也是坐不住了,也都纷纷围了过去。

人家好端端地在上课,正讲到兴头上呢,这司马帆今天不仅迟到,而且还携酒上课,真是太不把我这个“老师”放在眼里了!正待发怒,却见司马帆把酒奉至我跟前,笑道:“袁兄弟,上回你建议我对酒的妙用多做研究,我回去之后思虑再三,终于想到了这‘美容酒’的酿法,只是时间过于仓促,也不知这酒酿的好不好,还请先生和几位代为品尝,帆回去好再加以改良!”

看他兴致满满的样子我还真不忍心拂了他的热情,原来最近一段时间他总是迟到或干脆不来听课就是偷偷跑去研究这个“美容酒”去了啊,他上回偶然提到家母的寿辰将至,却不知该送何礼物以表孝心。我就开玩笑说,既然你对酒那么有研究,那不如给你娘弄瓶美容酒啊,女人不管到了什么年龄不都是爱美的吗?于是我提议他在酒里加几样具有美容功效的花果,没想到他听后佩服不已,直说自己那爱喝酒的毛病本就是遗传他老***,可是最近几年他爹管他们管的紧,都不让他们碰酒杯子了。如果司马帆给他娘送瓶性温符合女性服用且具有美容功效的酒,想是他爹也不会过多阻拦,也偿了他娘饮酒的心愿。

“恩,好喝!只可惜酒味好像太淡了点,倒有点像果子酒了。”

“太香了!司马,真没想到你小子竟还有这手艺啊!什么时候学的啊?”八戒同志喝完还不忘拿舌头舔舔,连嘴角剩的一滴都不放过。

司马帆笑而不答,看我一直不接他递过来的那碗酒,忙开口安慰道:“放心,这酒不烈的,我还加了几种花瓣,使其更加甘香可口,最适合不擅饮酒之人了,喝点还能解乏,提精力。”

“咦,你这么一说,我好像觉得精神一下子好起来了,也不困了!”八戒同志说完抖了抖肩。

“我好像也是哎......”

人群中顿时又是一片熙熙嚷嚷的附和声。又不是什么灵丹妙药,就算真有点什么疗效也不可能这么快啊,不过是心理作用罢了。再说了,这么说来不正是说我讲的课太枯燥了,害的他们都昏昏欲睡了吗?可是一抬头却碰上司马帆那诚恳的目光,我又不好意思拒绝,毕竟这主意是我自己出的。可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我都是出了名的“一杯倒”,那可是有实战经验的。眼下要真是醉倒在这课堂上,我以后还有啥颜面见这一帮子人啊?

“师父,快尝尝看啊,很好喝的!”八戒同志催促道,眼睛还直盯着我手里的酒碗,就差没把口水给滴下来了。

端起酒碗,泯了一小口,入口甘香,没有烈酒的呛喉之感,却余一股淡淡的幽香弥留于唇齿之间。于是,我端起酒碗,一饮而尽,回味片刻后,我笑着说道:“说它是酒又不是,因为根本就不醉人,说它不是,却又是,因为它有酒的清香。除了荷花外,你这酒里还加了芝岚、石秋果,我说的对吗?”

司马帆闻言淡淡一笑,说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不过你恐怕不知道,石秋果和芝岚放一块儿容易使人上火,我建议你再往酒里加点乌梅。乌梅可降虚火,润喉,还有止咳等功效。”

“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真是太谢谢你了,宁兄弟!”说完还不忘伸手往我肩上拍拍,我不动声色地挪开了。

“这酒入口香甜,饮后回味无穷,却不醉人,倒像是给女儿家饮用的了。司马,你小子什么时候竟还学会这般手艺啊?不过,这酒要是拿我们醉香楼去,肯定特好卖!”说话的正是醉香楼的花大少。

“那何不让司马帆再多酿个几坛子,先拿到醉香楼试卖,如果销路好,我倒是建议你们可以长期合作。”我不失时机地说道。

“这倒是个好主意哎,不过,什么叫‘销路’啊?”花大少说完便像我投来了询问的目光。

“呃,就是说‘卖的好’的意思。”我胡乱解释着。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以前那些个先生真是没用,都从来没教过我这个词儿!”花大少说完还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心下早已是惭愧不已,这哪是他们的先生没用啊,分明是我这个外来人带来的新名词嘛,你们当然没听说过了。

“这......能行吗?”司马帆这时候倒是羞涩起来了,到底还是个十七八岁的孩子啊!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不试过怎么知道不行?等你赚到了第一桶金,我看你爹还会不会说你不务正业!”

“什么叫‘第一桶金’啊?”人群里有人问道。

呃,这个......看来以后说话还是要尽量注意下用词,不然解释起来还真是相当的麻烦!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