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金枝恨》金枝恨txt下载 同人女 金枝恨完结版

更新时间:2021-01-26 05:03:01

《金枝恨》金枝恨txt下载 同人女 金枝恨完结版 连载中

《金枝恨》

来源: 作者:大爱诺诺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田府,丑情

主角叫田府,丑情的小说是《金枝恨》,它的作者是大爱诺诺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扉娘端坐妆台前,眼睛盯着镜面,镜中的面孔并没有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扉娘端坐妆台前,眼睛盯着镜面,镜中的面孔并没有因为听了一段奇闻而多出一点愉悦,反倒添了些不安,还有为了掩饰而故作的悠闲意态。手起手落,以一种极舒缓的节奏梳理头发,一头青丝早被她理得一丝不乱,规规正正地贴着修长的脖颈披伏在肩头。发丝易顺,心里的乱丝却难料理。银钿看得出神,突兀地想起一个极美妙又妥帖的比喻:白鹤梳翎。

再看Chun芽,身形纹丝未动,面上的气血却动的厉害,变幻莫测,银钿看不出她究竟是惊讶、是生气、还是郁结,或者都有一点。几种简单的情绪混合在一起就变得好复杂,银钿很疑惑,唯一可以肯定的是,Chun芽与小姐一样,听了这段家喻户晓的故事后并不愉快,死死盯着镜中那道故作闲适的影像,两双目光在镜面里相遇,发生不愉快的碰撞。

银钿放下书册,一个大胆的念头倏地闪进脑中。这个可怕的设想堵在心口不住的扑腾,在回忆中推究,在酝酿中发酵,占据了全部的神思,憋得胸口鼓胀胀的难受。

片刻的静默后,Chun芽走到案边抽出一部话本,随手一翻就交给银钿:“给小姐念念这段。”

银钿一看那首列的题名“乔太守乱点鸳鸯谱”,顿时头皮发麻耳内乱响。这段故事可谓家喻户晓童叟皆知,本为闺阁丑情,被不拘泥礼法的太守一通点判,成就了几桩姻缘。虽被守礼谨法之君子辈所诟病,却被更多的平民黎庶称道并广为传诵。

“弟代姊嫁,姑伴嫂眠。爱女爱子,情在理中。一雌一雄,变出意外。移干柴近烈火,无怪其燃;以美玉配明珠,适获其偶……相悦为婚,礼以义起,以爱及爱,伊父母自作冰人;非亲是亲,我官府权为月老。已经明断,各赴良期。”

乔太守一番妙判,硬生生将男易女妆入处子闺阁成就的一段风流成就为堂而皇之的姻缘。银钿突然心里透亮,“呀”一声怪叫,扔下书册就往外跑。

“站住!”扉娘的声音冷冷的响起。

银钿收住脚。

“回你房里去待着,不许下楼!“

银钿逃也似的跑出去并不忘顺手合上房门。她没有回自己的仆役房,而是站在靠近楼梯处把住上来的唯一通道。事后她奇怪自己当时恁般张惶怎么还这般灵醒呢?

Chun芽拉开房门,廊道里银钿侧身立着,瞪着一对滚圆的眼睛瞬也不瞬地盯住楼梯,气息急促得小小的胸脯微微起伏,神色又紧张又慌乱,不知是怕有人上来窥见文绣楼最深的隐秘还是未从惊吓中缓过神来。

“倒是个乖丫头。“Chun芽暗赞,合上房门。接下来的事件应该是除了当事两人外,只有天知地知了。

“你心意已决?”Chun芽立在门口问。

“我父亲不是乔太守。”多日来的混沌、迷茫一扫而尽,扉娘觉得自复生以来再没有哪一刻有现在这般清醒。

“你变了,你不是从前的扉娘!”

扉娘心里一抽,咬牙不语。镜面里两张面孔一样的青涩,状如娇花和嫩柳,未经风雨霜雪浸染,说不出的单薄柔弱,有些东西诸如情爱、责任,怕是承载不住。

Chun芽眼神变冷,慢慢凝起冰屑。夫妻不可捆绑,情爱不可相强,凡夫俗子都明白的道理,自己读了满腹诗书,为何就放不开呢?

“我这就走!只是小姐之情,不过是草尖之朝露,桐叶之夏虫,见不得光,经不得冬,何其淡薄。”

扉娘还是不说话,心里反复想着Chun芽的坏处:迫她看枯燥刻板的所谓好书,督她习针黹,不许她松脚带…像个严苛的老妈子。极力地放大,好让自己心坚。

冷静想来,自己与Chun芽之间到底隔着许多东西,非但是Chun芽,还有母亲田孺人,身为县令的刻板父亲,好像自己与整个的世道都格格不入的别扭。与任何人为偶,都是一种罪过,罪了人亦罪了己。

恍惚中听到门扇被打开又合上,熟悉的足音先是清晰而后渺然,最后消失得干净又彻底。

扉娘终于放下梳篦,将头发向两边各挽起一个小巧的抓髻,插上几朵压鬓花钿。梳理妥当后端详,镜中的面容有如释重负的松弛。一桩心事的了结,并不意味着烦恼的终结。是否后悔,现在还无法判断。她细细品味Chun芽最后的告别语,“草尖之朝露,桐叶之夏虫”,对于这段情缘的总结,没有比这更精准的了。见光即化的情爱注定不能长久,所以只勉强维持了一夏。

“孟雅Chun……”扉娘低声呢喃,这名字听着也怪顺耳,比之先前咀嚼多遍的“孟宜Chun”,似乎更有嚼头更让人寻味悠长。

“你不是从前的扉娘!”被他看出来了呢,这正是她的痛处,她非但不是从前的扉娘,甚至连扉娘都不是。那一日大梦初醒就觉得头脑空茫,十四个Chun秋留存于脑中的痕迹尽数褪去,无论如何努力的回想,仍记不起半点。仿佛异世飘来的魂魄,无意间闯入这具陌生的躯体。

田孺人亲昵地唤她“女儿”,仆妇们恭顺地称她“小姐”,合府上下异口同声地为她指定了身份,不容她细思和辩驳。田府长女县尊千金,父母双全仆役成群,堂上一呼堂下百诺……一切都这样完美,令人心安,于是理得地将身安在此间不作二想。

所以扉娘的故事与她无关。

但她并不坚定,试图将故事延续,品匝其中的甜味。愉悦的味道如同罂粟,深思熟虑之后果断地抽身,离了歧途入正道。所谓的人间正道,该是无害无险的一条坦途吧?从这一刻起,她已亲手翻开新的属于自己的一页,只是前路如何,只有天晓得了。

哭求票票和收藏啊......新人不好混的,各位看官、各位书友,不要吝啬你们手中的票票,撒下来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