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借尸还魂做王妃》借尸还魂 18禁 借尸还魂做王妃强攻

更新时间:2021-02-05 10:01:44

《借尸还魂做王妃》借尸还魂 18禁 借尸还魂做王妃强攻 连载中

《借尸还魂做王妃》

来源: 作者:司徒锦筝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小治,赵福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借尸还魂做王妃》的小说,是作者司徒锦筝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今天的谈话虽然不多,可是却暂时的解决我去与留的问...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今天的谈话虽然不多,可是却暂时的解决我去与留的问题,我必须要迅速的集结一个我张静雅的军团。今天的事就告一段落吧,我也有些累了,看来这勾心斗角的事还真不是我擅长的,比走台时还累。

我轻咳了一声,对着兰若沧轻声说:“小弟身上有伤,还是多歇着吧,不要急,就是没有人管,兰家也不是马上就倒了的。”我将头转过来,向着赵福,有些倦了,所以我没有和他说什么,而是将脸面向转型辕治。“小治,扶我一把。”我说得极慢,也极轻,一又水汪汪的眼睛望向他,他便十分听话的过来扶着我,我们两人便先出了这间屋子。

其他的人我先不管了,我想要知道赵福之前和轩辕治说了什么,这个家现在名义上是我的,可是我知道从兰若白失了忆之后就变了样子,有不属于我的势力在暗下里Cao纵着兰家,当然也直接关系到兰家的繁荣。

我的拐没有了,所有我就当轩辕治为我的拐,我没有乘轿,两个人一步一步的挪着向前走。我拉他到亭廊的转弯处坐下,身后有丫头候在一边,我吩咐让她们准备些茶点,我要与轩辕治聊一聊。

待茶点上来,我屏退了丫头们,拉过轩辕治的手,轻轻拍了拍。“小治,我以前是不是这样叫你?”我当然知道是这样叫的,兰若白以前就是这样叫的,我那时还是只鹦鹉呢。这样说,只是一个过渡,让两个之间不要太陌生。

“若白表姐~”轩辕治瘪了瘪嘴,一副受了莫大的委屈要哭的架势。“小治,有什么委屈和表姐说说~”其实我知道轩辕治以前是挺崇拜兰若白的,兰若白一介女流,却把兰家这么大的家业治理得井井有条,如果不是她的心太宽,爱管的闲事太多,装到兜里的银子会更多。

“表姐,他让我问你要那个东西。”声音喏喏的,一听就是胆小之人,不过也难怪,这样才能惹人疼,姐姐我就喜欢这样的。

“什么东西?”我不明白,有什么东西还要赵福转着弯的让轩辕治来跟我要呢?为什么我下意识就觉得那个‘他’是赵福呢?我心里一紧,是不是我早已经在心里为他冠上了‘敌人’的头衔。

“我也不知道,他说我和你说,你就知道是什么。”轩辕治的眼睛很亮,但是可能长年都不出户,一直在这深宅大院里面住着,所以人有些柔弱。

“到底是什么呢?”我反问了一句,说实话,我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兰若白的身体里了,依照仙仙所说的,我就是借了她的光才能借上这具尸体,那个时候光忙着讨论借尸的事了,又怎么会想到要问问是不是兰若白死之前有没有什么重要的物品是拼了命护着的。

“表姐,你身子好些了吗?”轩辕治关心的问着,一双丹凤眼水莹莹的,特别是他直直的望着你的时候,甚是撩人。“好多了,拄着拐可以自己走路了。”我轻声的回着他的话,拍了拍他的手背说:“不用担心,表姐以前说过,有我在的一天便保你一天的安全,我会尽量做到的。”这人心里极度的缺乏安全感,他其实和我一样,都是孤身一个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里,身边的人不知道哪个是好的,哪个是坏的。

“表姐,我能不能搬到你那面住几天?”轩辕治红着脸声音小小的问着我,我脑袋里的弦崩的一下就断了。这是哪跟哪啊?

“小治,你告诉表姐,他有没有为难你?”看来等着他说是不大可能了,我还是一句句的问吧。“也没有,给我吃的用的,都是上品。”轩辕治老实的回答。

“小治,你知道你自己的身份吗?”我只是想要多了解他一些,想要多知道他一些,这样的男孩可以激发我的母爱,想让我保护他,但是我知道,我心里还是挺喜欢这种类型的人儿,那种中性的,我喜欢。

“我知道,我现在是个孤儿了。”他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像是被酸醋泡了一样,说不出的滋味滋味。他说他是孤儿,我现在又何偿不是呢?我来这里这几个月又真正的思念过现代的生活多少,思念过家人朋友多少?

不各大道我是我天生没心没肺,还是觉得自己回不去了,就索性不去想,不然徒曾烦恼的人还是自己。我不想知道我死了以后那些人是怎么哭我的,我也不想知道他们是如何瓜分我的财产的,其实我是害怕知道,人性的某些丑态,在某些时候展露出来,令人心酸,就像现在的心情一样,我也是孤身一人,认识我张静雅的人除了鬼差阿官小哥和仙仙,就没有一个人会想我现在是怎么个样子,他们一定以为我上天堂里走秀去了,或者去了地狱。

我现在每天每天想的都是如何快些好起来,如何不要露出马脚,又如何能多敛些钱财,将来留作应急之需,我知道我有一天可能会很没有形象的落跑,所以,我得在我力所能及的时候,多存些钱。

“若白表姐~”轩辕治的一声轻呼让我从思绪中挣脱出来。“对不起,我走神了。”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端起面前的茶碗轻呷了一口。

“表姐,我知道你心里面藏着诸多事,我又帮不了你,我真没用~”我最怕美人自责了,让我感觉我好像是万恶不赦的罪人一样。“小治,你这说的什么话,再这样自责表姐生气了~”我拉长了声,以前的兰若白是没有这样和他说过话吧,所以轩辕治眼睛睁得大大的,然后眸子里就浸满了泪水,我用帕子为他拭着眼角滑落的泪水,他站起身来,蹲在我的腿边,将脸半埋在我的腿上,我轻轻搂着他的发,像瀑布一样的发丝柔亮顺滑,真是爱不释手。

“小治啊,表姐忘记了关于你的所有的事,你生表姐的气不?”我柔着声音问他,在这个府里面我第一个要拉拢的人就是他,虽然不排除我喜欢的可能因素,但是更多的却是别外一层,轩辕治知道我不知道的,尉迟靖寒也知道我不知道的,但是我不还不想去问他,所以用排除法,我只能去拉拢轩辕治。

当然这也不是对他一点好处没有的,最起码他该死的某种担心,不用出现。但是我又不确定,我从他这里到底能获得多少有用的信息,我知道我现在有些焦燥,我的人生再一次面临着选择,我能挡过这次,下次呢,我的身子好了呢?我要用什么借口来阻止尉迟靖寒娶我。

如果我誓死不从,他们也不一定会把我怎么样,但是,我的身份就有可能会曝露也马脚。我得在万无一失的前提下全身而退,我不能做对自己冒险的事,现在对于我来说,我是又活过一世了,这次不比以往,我没有朋友亲人们的支持,只有我自己。

“不会,表姐以前是太累了,我都觉得太不可思议了,表姐怎么就能处理那么多的事,还能有闲情雅致画画,要是我一定是有时间就去睡觉了~”轩辕治眼里直闪光的抬头望向我,我知道以前的兰若白有点像是女超人,不知疲惫,可没人知晓她一个人的时候是什么眼神,那时她的目光是什么样的,又多寂寥与无耐。

“以后也许真的没有心情画画了,小治啊,你就先住到表姐这面来吧,一会你就和我一起回去好了,我有些事要知道,这个家里四下里有多少是我自己的人我也不知,而且现在对于这份家业,我能Cao控住多少我也不知,所以……”我话没说完,看到轩辕治若有所思的,随着我说的话点了点头,他已有十七,与兰若沧同年,可是心智计谋上却输掉一截,这就是天生的差距啊。

“表姐,你说的我明白,以前你也同我说过的。”然后轩辕治贴到我的耳边小声说:“你交我保管的东西我都藏得很隐蔽的,他们是不会发现的。”轩辕治神神秘秘的这样一说,我心下又是一惊,兰若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兰若白和轩辕治之间的关系又是什么样的?兰若白为什么如此信任此人?

虽然此人外表柔弱好欺,但是我也是隐隐的感觉到,他的身份绝对不单单是一个孤儿,至于赵福的那些说辞,我觉得他大半上是骗我的,或者说是试探我的,探试我是否真的失忆了!

我想到这里,顿时觉得一股冷气从后脊窜出,直上后脑,脑袋阵阵发麻,这个家到底有几个我能相信之人?之前觉得赵福是个好人,现下又怎么能轻易的信之?我又能信谁?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