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金玉其外的黑圣母》金玉其外李心玉 演技 金玉其外的黑圣母小白文

《金玉其外的黑圣母》金玉其外李心玉 演技 金玉其外的黑圣母小白文

发布时间:2020-08-02 00:05:26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不相烦 状态:已完结

《金玉其外的黑圣母》由网络作家不相烦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苏迟,阮娇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苏迟全身上下除了脑袋,都被阮娇给压着,根本动弹不得。 他只能神色平静地看向天空,数着天上偶尔飘过的云彩。  阮辰心疼地将阮娇快吃

《金玉其外的黑圣母》 免费试读


苏迟全身上下除了脑袋,都被阮娇给压着,根本动弹不得。

他只能神色平静地看向天空,数着天上偶尔飘过的云彩。

 阮辰心疼地将阮娇快吃进嘴里的头发捋到后面,神色焦急地看向阮玥,“三妹,咱们俩一起拉二妹一把。”

阮玥笑着说好,蹲下身的瞬间,黑白分明的杏眼闪过一丝嫌弃的神色。

她和大姐,都给阮娇擦多少回屁股了!

一见到她准没好事!

上次她们三个姐妹在河边赏花,阮娇一时脚滑,眼看着快掉进池子里时,竟然一把拉住她的手,害她也掉了进去!

阮玥不情愿地撇着嘴,恨不得阮娇站不稳,再狠狠地跌一回!

可惜,阮娇的身子东摇西晃,最后还是扶着额头站了起来。

被压了许久的苏迟终于是一身轻,他按了按发麻的左臂,又按了按心脏的位置。

跳的还是有些快。

此时,陈氏也冷眼站在了不远处,她和阮娇向来是相看两生厌,越看越心烦。

陈氏咳了两声,目光锁到从未见过的苏迟后,脸色以可见的速度阴了下去。

才回来一晚上,这僻静的院子就多了个男人,阮娇啊阮娇,你果然是个魅惑人心的狐狸精!

这么长时间,母亲可算是抓到一回实证了,我说今早的喜鹊——怎么叫的这么欢呢!

陈氏目光沉沉,一脸严肃,捏着帕子指向阮娇,一副审视偷情者的架势。

机敏如阮娇,陈氏一张嘴,她就知道对方要说什么,无非就是诋毁她的声誉呗。

阮娇擦了擦脸上的尘土,在陈氏要吐出第一个字时,义愤填膺地看向了苏迟。

抓住时机,先发制人!

“臭龟奴!你是从哪来的,什么时候来的?”阮娇攥着手掌心,像是不白之冤的受害者,一脸的委屈。

苏迟不慌不忙,回她一个优雅又不失风度的笑。

陈氏恨恨地地咽了口唾沫。

她本想占个先机,给阮娇安个“放荡”的罪名,结果,话刚涌到嗓子眼,就被阮娇给截了胡。

陈氏自然愤愤不平,心里飞快地打着草稿,思虑着如何才能给阮娇扣个帽子。

哪料,她刚想好说辞,阮娇那一双雾气沆砀的眸子就看了过来。

“母亲,你昨日在王府说为女儿讨回公道,这人是您请回来的?”

“母亲,就算是这样,您也不能让他来女儿的院子啊!”

阮辰和阮玥,眼睛刷刷刷,像两道激光般,飞快地投在了陈氏的脸上。

陈氏觉得脸上发热,脑袋气得生疼,一双手使劲地捏着帕子,可在亲身女儿——

阮辰的面前,只能假装维持着慈母的面目。

她硬生生地憋回一口大气,对着阮娇苦口婆心道,“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娘今日都没出去过。”

阮娇微微一笑,眼里像是盈盈的春水,“好心好意”地规劝道,“母亲,我娘去世有八年了,您还是自称母亲吧。”

陈氏一噎,胸口像淤了血,怎么也顺不好。

阮娇对她笑着,眉眼间像是远山的青黛,如歌如画,她施施然行了一礼,“那女儿便当您同意了。”

阮玥绕有兴趣地看着这对假母女。

阮玥喜欢看热闹,唯恐天下不乱,尤其爱看陈氏与阮娇之间的“神仙打架”。

此时,她一双杏眼无辜地眨了眨,又绕回了陈氏不在场的话题,俏皮道,“二姐,娘说的对,娘今日一直与我和姐姐在一块呢。”

阮娇听她一口一个“娘”,眉心不由得一皱。

阮娇能理解,阮玥作为妾室的孩子,必须要好好地讨好陈氏这个当家主母。

只有这样,阮玥才能在府中过得舒服自在,以后才有可能不嫁给哪个老爷,再为妾室。

阮娇都明白。

只是,每次她看见阮玥没原则的去讨好陈氏,而面色生硬地叫亲生母亲“姨娘”时,她心里便会想着怎么打死这个不孝女。

小兔崽子,谁是你娘都不认识!

阮娇一步一步走到阮玥跟前,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好妹妹,”抛出的话却凉嗖嗖的,“你真的一直和母亲在一块?她出恭的时候,你也跟着她了?”

陈氏的脸色瞬间青黑。

“你!”阮玥嘴撅得老高,又气又恼,杏眼狠狠地瞪着她,说话句句戳着心窝子,“二姐,你别是包养了小白脸吧。”

小白脸在杏树下静静地呆着,只字不言,好整以暇地看着大型母女四人的飚戏现场。

不对,是母女三人,不算阮辰。

阮辰是临安城公认的大家闺秀,芳龄十七,适龄男子争相求娶英国公府的门槛已经被媒人踏破好几只了。

阮辰看着相持焦灼的场面,袖子一甩,站不住了。

她先是将不可开交的阮玥和阮娇分开,分别好声安慰了几句,又走到陈氏面前,给她顺着气,柔声劝道,“娘,此事事关二妹清誉,咱们得先问问清楚。”

一时间,场面得到了暂时的平静。

阮娇看着阮辰一脸的从容不迫,举止端正,连一颦一笑都拿捏着恰到好处,甚至连句子的停顿——

都带出一股大家风范。

反观站成一条蛇的自己,阮娇默默叹了声,什么叫可望不可即。

   要是将大姐放在现代,只有学过芭蕾的大牌明星才能相媲美吧…

       阮辰款款走到她旁边,温柔地握着她的手,轻声问道,“二妹,你告诉大姐,你是一出来,就碰到了这个男子吗?”

“是…啊…”阮娇最怕一脸正气的阮辰直视自己,她眼神忽闪,不敢去看阮辰,只好用一双笑里藏刀的眸子瞪着苏迟。

苏迟凉凉的薄唇合着,看不出喜怒,只是向上退了退袖子。

于是,阮娇在他的胳膊上看到了…她心爱的脚链。

卑鄙!无耻!下流!

阮辰顺着她的视线,也望向了苏迟,她向前走了三步,与苏迟保持着合乎礼法的距离,严肃认真地询问道,“你是怎么进的国公府?”

苏迟向阮娇递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

阮娇额角一跳,心随之“咯噔”一声,这龟奴要是拿出脚链,她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她以最快的速度挡在苏迟跟前,笑眯眯地认错道,“大姐,我…我好像是想起来了!”

“这个人就是我在醉欢楼遇到的那个龟奴,因为他,我挨了顿鞭子,他说会来跟我道歉的,所以——”

阮娇的语速越来越快,中间连个停顿都没有,“我一回来,他就马不停蹄地来这儿了,我当时忘了!现在才想起来!大姐是真的!”

阮玥和陈氏听的瞠目结舌,下巴都快掉在地上。

而阮辰,脸上的表情也是时刻变化着,但是她的表情一向管理很好,所以变化并不大。

阮娇解释的口干舌燥,咽下一口唾沫,干巴巴地笑道,“那个…大姐,我讲明白了吗?”

阮辰两手交握在腹前,柔和地笑了出来,“知道了,就是场误会而已。”

阮娇见势头转好,附和道,“对对对!误会误会!”

“什么误会?”陈氏哼了一声,阴阳怪气道,“这人在做,天在看,有些事可不是你长个嘴就能改变的!”

“母亲——”阮娇特意拉长了调子,变出一个讨好的笑来,“女儿也是怕别人误会,刚刚才恶意揣度了您,您可要原谅我!”

阮辰也帮着劝道,“是啊,娘,这都是误会,都是误会,你和三妹先回去,我和二妹说句话。”

陈氏恶狠狠地瞪了阮娇一眼,愤愤地走了。

阮玥将一副“戏唱得不错”的表情给阮娇,屁颠屁颠地跟上了陈氏。

金玉其外的黑圣母

作者:不相烦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金玉其外的黑圣母》由网络作家不相烦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苏迟,阮娇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苏迟全身上下除了脑袋,都被阮娇给压着,根本动弹不得。 他只能神色平静地看向天空,数着天上偶尔飘过的云彩。  阮辰心疼地将阮娇快吃

小说详情